普車(chē)都 > 初三作文 >

仙女鎮游記

清晨的一縷涼絲絲的風(fēng)給仙女鎮帶來(lái)了新的一天,遠山的天空也微微泛紅,昨日乘車(chē)的疲勞早已在睡夢(mèng)中消失,一切事物又開(kāi)始活躍起來(lái)了。

早餐后,我們乘車(chē)從半山腰的仙女鎮盤(pán)旋而上,到達了山頂的仙女山國家森林公園,一路上,公路的兩邊全都栽種著(zhù)高大的松樹(shù),樹(shù)干粗而長(cháng),樹(shù)葉葉綠而密。從車(chē)窗向外平視只看得見(jiàn)許多樹(shù)干,向上抬頭,便能看見(jiàn)密密麻麻的綠葉和星星點(diǎn)點(diǎn)的藍天。進(jìn)入景區后,我們選擇步行去大草原。我們穿梭在樹(shù)林里,一路歡聲笑語(yǔ),偶爾還能聽(tīng)到景區公路上傳來(lái)的觀(guān)光小火車(chē)厚重的鳴笛聲,走到樹(shù)林盡頭,再走一段下坡路,便看到了大草原,心中無(wú)比喜悅。雖然時(shí)間還很早,但草原上已有了許多人,因而牧民的一些馬牛羊都不見(jiàn)了蹤影。太陽(yáng)出來(lái)了,但草原上還吹著(zhù)涼絲絲的風(fēng)。有的人沉醉于草場(chǎng)邊緣的花海中,有的人漫步于草原中,還有的人奔跑于草原中放風(fēng)箏,總之,在這里,遠離了城市的喧囂,生活的忙碌,一切都別有一番滋味。

這愜意的草原,不僅僅是疲勞車(chē)程結束的象征,更是我們美好旅程的開(kāi)始。

之后,我們又來(lái)到了山腳的天坑。耳麥先乘電梯筆直地靠在坑壁上,插入坑底,四周環(huán)顧,發(fā)現我們真的身處在一個(gè)大坑中。沿著(zhù)木柵欄往里走,不久便來(lái)到了天坑中著(zhù)名的“天生三硚”中的第一座硚——天龍硚。所謂的“硚”,其實(shí)是兩個(gè)天坑相連的地方。兩邊懸崖之間在頂部有連在一起的部分,就好像是一座硚連接了天坑兩岸的懸崖。站在坑中,仿佛覺(jué)得天空也有了盡頭。緊接著(zhù),我們又先后看到了另外兩座硚——青龍硚和黑龍硚??偟膩?lái)說(shuō),我最為感嘆的便是大自然的神奇,不僅僅是天坑與硚的壯觀(guān),更令我難忘的是那石壁在青石板路的兩旁有些石壁裸露在外,千奇百怪,有參差不齊的,像百葉窗、像湖波,也有平整的,像刀削過(guò)似的,還有的石壁更為奇怪,有時(shí)突然凹進(jìn)去一大塊,被球砸過(guò),有的又突出來(lái),像路邊的招牌一樣。

不僅是天坑奇,我們接著(zhù)又領(lǐng)略了一處更為奇的景色——地縫。

行走在兩山夾縫底部的青石板路上,一邊是石壁,一邊是谷底的溪流。石壁濕漉漉的,也如天坑中的一樣千奇百怪。溪中的水時(shí)而湍急,時(shí)而平緩,急的時(shí)候拍在石壁上,濺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,待到平緩時(shí),才看清楚它的顏色,它不像九寨溝的水一樣綠得顯眼,也不像《小石潭記》里的水那樣透明,它帶一點(diǎn)點(diǎn)薄霧似的。石板路很窄,有時(shí)只容得下一人通過(guò),有時(shí)因為石壁凸出,還得低頭或側身通過(guò)。有的地方還會(huì )小型瀑布從山上瀉下來(lái),從我們面前墜落在潭中,水濺起來(lái),一陣冰涼。

大自然,一位偉大的工程師!

展開(kāi)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