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車(chē)都 > 高三作文 >

尋找前生詩(shī)的江南

江南,如詩(shī)、如畫(huà),如魂牽的前世。似霧、似煙,似夢(mèng)縈的今生。

-生在北大荒的我,在唐詩(shī)宋詞的余韻中無(wú)數次的向往過(guò)江南的綺麗多姿……對著(zhù)一首首膾炙人口的古詩(shī)詞,望著(zhù)北方的莽莽河山,我無(wú)從想象纖麗秀美、清韻流轉的江南風(fēng)光。那古詩(shī)詞中認識的江南,就此化做我魂夢(mèng)中的前生,遙遠的生活在微淼的煙波之中。

直到來(lái)到江南,我發(fā)現我終于走進(jìn)了令我陶醉過(guò)千萬(wàn)次的唐詩(shī)宋詞的意境??吹侥墙犹焐徣~無(wú)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的盛夏;看到上下天光一碧萬(wàn)傾的湖光春色;看到高大濃密的法國梧桐那鮮秾艷麗的秋景;還有踏雪尋梅時(shí),遙知不是雪,為有暗香來(lái)的冬趣;也看到山銜落日,水映斜陽(yáng)的尋常景色;吹慣了北大荒打在臉上如針刺一般透骨的冷風(fēng),驀然走在沾衣欲濕的杏花雨中,沐著(zhù)撲面不寒的楊柳風(fēng)……我常常就這樣夢(mèng)一般的站住,癡癡的呆愣在古詩(shī)詞中早已熟悉的江南,尋找我前生的影子。

就這么靜靜的我看到了李白舉杯邀過(guò)的明月,對過(guò)的花影;東坡詠過(guò)的大江東去、三國赤壁;也賞過(guò)易安居士那“揉破黃金萬(wàn)點(diǎn)輕,剪成碧玉葉層層。”“何需淺碧深紅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的桂花;也曾在“日幕詩(shī)成天又雪,與梅并作十分春”的時(shí)刻陶醉在點(diǎn)點(diǎn)梅光中,沉迷的忘了夜色已深;也曾發(fā)出:“共君今夜不須眠,未到曉鐘猶是春”的邀請……

其實(shí)在我貪婪的眼睛里,不止是江南的春,江南的四季,在在都令我陶醉。人說(shuō)是春宵一刻值千金,花有清香月有蔭,我看開(kāi)不敗的是四季鮮花: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(dòng)月黃昏——這是梅花;濃綠萬(wàn)枝一點(diǎn)紅,動(dòng)人春色不須多——這象不象鮮紅的石榴花?惟有牡丹真國色,花開(kāi)時(shí)節動(dòng)京城;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??蛇h觀(guān)而不可褻玩焉,可不就是花中君子——蓮花;頭上盡教生白發(fā),鬢邊不可無(wú)黃菊。說(shuō)到花怎能不提花中隱士——菊花……當這些我只在夢(mèng)中向往過(guò)的美麗名字,現在就風(fēng)情萬(wàn)種的盛開(kāi)在我的眼前,朋友啊,請不要笑我癡狂,也不要怪我流連……

詩(shī)的江南,行,也是詩(shī)——“千里鶯啼綠映紅,水村山廓酒旗風(fēng),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樓臺煙雨中。”

臥,也是詩(shī)——“銀燭秋光冷畫(huà)屏,輕羅小扇撲流螢,天街夜色涼如水,臥看牽??椗?。”

睡夢(mèng)里聽(tīng)了一夜的雨打芭蕉,醒在處處可聞的啼鳥(niǎo)聲中,又看見(jiàn)經(jīng)了昨夜的雨疏風(fēng)驟、因而綠肥紅瘦的海棠。

可曾誤入藕花深處,驚起過(guò)那一灘鷗鷺?可曾在東籬把酒黃昏后,讓暗香盈袖?“莫道不消魂,簾卷西風(fēng),人比黃花瘦。”

其實(shí)在我貪婪的眼睛里,江南本就是一卷長(cháng)詩(shī),使我前世今生永遠的吟哦。漫步于江南,我只想成為這卷長(cháng)詩(shī)的一個(gè)標點(diǎn)。

展開(kāi)更多